国内新闻

他在苦苦探索着冲破禁区推动拨乱反正的有效办法,所以,胡福明同志的文章他一下就看准了,而且牢牢地把它抓住。1985年,杨西光同志已退居二线,他在组织我们(当时的评论部)编写关于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》一文写作和发表的经过时,对于这篇文章发表的背景有这样两段叙述:在真理标准问题展开讨论以前,《人民日报》和不少报纸以及社会舆论已经就教育上两个估计问题,所谓文艺黑线问题、老干部和“走资派”问题、知识分子问题等,特别是对于天安门群众运动,强烈地提出拨乱反正的要求。老干部和“走资派”问题是在胡耀邦同志指导下,由中央党校组织讨论的。

国际资讯

建设柳江区青少年健康教育基地,对提高柳江区青少年禁毒、防艾意识,帮助青少年树立法制观念、培养正确的人生观和增强自律自护能力具有十分重要意义。  韦菲菲表示,青少年是国家的未来,是民族的希望,各部门要深刻认识到,加强青少年的法制教育、生理、心理健康教育和性道德教育,有利于引导、保障和促进青少年的健康成长,这是一项民心工程、德政工程。青少年学生的禁毒防艾健康教育,要坚持与政治思想教育相结合,与道德纪律教育相结合,与科技文化教育相结合,与社会实践相结合,培养青少年正确的科学的世界观、价值观、人生观。

鲁豫的老公朱雷

当时一回到《辽宁日报》,他们征求我的意见,我主动要求去农村部。那个时期我写了许多报道,就是要把失掉的20年时间争夺回来,写出了一些有影响的作品。但是好景不长,1979年三四月份的时候,全国出现了一股“否定三中全会精神”,就是“倒春寒”,突然一下子气候就变了,来势还很猛。

地方快讯

任仲夷当时是辽宁省委第一书记。《莫把开头当“过头”》发表的那天,省委正好开农村三届干部会议,《辽宁日报》一出来,舆论一片哗然:现在都这个样子了,还说没有过头,要什么样才过头?《辽宁日报》怎么能登这样的文章?我那几天不在沈阳,文章发表以后又去采访去了,这是后来才知道的。最后任仲夷出来表态,他说,我认为范敬宜这篇文章没有任何不对,我完全赞成他的意见,只是标题还不够劲,原来标题就是“莫把开头当‘过头’”,没有副题,也没有肩题。